我的母親(四十一) 宣判的日子終於來了。這一天,父親一進門就告訴母親: 「翠兒,明天你們就得離開這裡到柳州去,上頭已把疏散用的車子調度好了,你們今天晚上就把該準備東西打包好吧!」 雖然這是預料的消息,大家聽了仍不免心裡一沉而面面相觀起來。 母親說道: 「該帶的東西我大致都已準備好了,只剩一小部分等明天一早再整理下就可以了。」 父親道: 「不行,妳今天晚上就得把東西全部打理停當,因為你們出發的時間是凌晨三點。而且你們要帶的東西還不能太多,因為要搭載的人數可能滿多的,車上可能沒有那麼多的空位可以放行李。上頭規定:每人只 酒店工作能帶一個隨身包袱,一個家庭只能帶一件皮箱。」 母親奇怪道: 「為什麼你們要選擇在半夜帶我們離開?」 父親解釋說: 「因為我們第九戰區的所有官兵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要跟日本鬼子做殊死戰,我們絕對要給日本鬼子來個迎頭痛擊來殺殺他們的氣焰。所以我們將預料這次與日本鬼子的接觸戰必然會相當激烈,上頭擔心這次戰爭會波及長沙城裡的無辜百姓,再說,只有將這個地區的百姓撤離,才不會讓我們的軍隊感到礙手礙腳的,我們才能與來犯的日本鬼子放手一搏。 結婚可是要撤離長沙城裡的百姓是相當地困難,人數那麼多,軍方的支援根本無法支應,所以上頭決定軍方的支援只能優待第九戰區的官兵的眷屬,其他的人只能各自想辦法撤離。可是我們又擔心軍方撤離眷屬的行動會引起其他人的怨言,進而造成我們的困擾,所以上頭才決定這次眷屬撤離行動選在半夜。等所有眷屬都撤離後,再來疏散其他的百姓。」 母親道: 「原來如此。」 母親與父親的談話一結束,她就催促著孩子們早早上床睡覺,父親也去睡了。母親在他們都就寢之後開始忙起來,她記住父親的叮囑「不?seon帶太多東西」,因此她把原來準備要帶的東西重新打開來,她摸摸這摸摸那的。每樣東西她都捨不得不帶,有的是日常生活所必需的(各種衣物、棉被、枕頭、壺、杯、等);有的是廚房裡所必備的(鍋、碗、瓢、盆等);有的是孩子們求學的書籍(課本、筆記、紙、筆等);有的是心愛的物品(繡花用的?子及工具等);有的是家鄉帶出來的貴重東西(一皮箱房契地契)。母親真是傷透了腦筋,她自言自語道: 「只能裝一皮箱,可是這些東西怕不有三、四皮箱。哪樣該帶?哪樣該丟呢?」 母親忍痛開始分割那些東西,把不要 酒店經紀的放在一邊,把要的放在另一邊。棉被、枕頭實在太佔體積了,而且數量又多,只好放在第一波被丟棄的一邊;凡是陶磁做的鍋、碗、瓢、盆也不帶,因為他們又重又容易砸碎;孩子們的書籍不能不帶,因為讀書比什麼都重要,絕不能耽誤他們的求學;自己心愛的物品,這些一定要帶,將來也許用得著;那些貴重物品呢?不用說了,非帶不可。 母親開始將要帶的東西一一的放入皮箱內,結果皮箱裝滿了,卻還有一堆東西裝不進去。她又將箱內的東西全部拿出來重新檢查考量。三個孩子的書籍實在太佔地方了,留下課本放棄筆記本吧!衣服呢?把它們用包袱包起來 婚禮顧問吧,這樣皮箱裡騰出來的空間可放其他的東西!自己心愛的物品呢?這可捨不得丟棄;貴重物品呢?那當然不用說,全都得留。 就這樣,母親光是整理行李就耗掉了大半晚的時間。等到她把行李搞定,就開始準備食物,她把家裡剩下的所有麵粉都用冷開水再加上鹽巴一起和成糊狀,然後把灶燃起,架上鍋,放進油,她做起軟餅(湖北人的特殊做法)來了。她一共做了三十幾張軟餅。 等母親把軟餅全部做好,她算了九張擺在桌子上準備當做早餐,其餘的就把它們包起來準備帶在路上吃。她看看時間,已經快要凌晨二點了。雖然母親已經累得很想閉上眼睛去睡她一覺,可是她哪有時 信用卡代償間去睡。 她把父親及孩子們一一叫醒。父親起床第一句話就是: 「翠兒,行李都整理好了嗎?」 母親顯的疲憊的說: 「我忙了一晚上,當然都弄好了。」 父親詫異道: 「忙了一晚上?妳整晚都沒睡?」 母親有點埋怨地說: 「我怎麼睡!我又要準備行李及隨身包袱,又要給你們準備早餐及逃難當中在路上吃的乾糧。而我想帶的東西那麼多,可是你卻說我們只能帶一個行李箱,還說要在凌晨三點離開,光是考慮要帶哪些東西就已經傷透了我的腦筋,皮箱裝好了又打開,再裝再打開,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這才把要帶的東西裝進一個皮箱裡,那些應該要帶卻放不進皮箱裡的還要委屈孩子們幫忙分擔 保濕面膜一點放到孩子們的包袱裡呢!」 父親似乎有著起床氣說: 「妳們這是要逃難呢,又不是搬家,帶那麼多東西幹嘛!」 母親很委屈地說: 「我知道這是在逃難,可是逃難也要生活呀!難不成餓了去喝西北風呀!再說,那些棉被、枕頭我一件也沒帶,萬一在途中出了個什麼差錯而耽誤了我們的行程,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去過夜了。」 父親忙插嘴道: 「呸!呸!呸!妳不要在那邊烏鴉嘴好不好?還沒出發就說那些喪氣話,很不吉利啊!」 母親道: 「不是我烏鴉嘴,我們上次從家鄉到這裡不就是發生這種事情,我們能活著到這兒算是祖上積德菩薩保佑了。」 父親不耐煩地說: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了!我們趕快吃飯,吃完了好去 票貼趕車。」 這時,孩子們都已圍在桌邊坐定,母親只好打起精神把桌上的軟餅每人分上一片,父親得到二片,自己留著一片。一忽兒,早餐用畢,母親習慣性的把餐具收拾好要拿去洗,父親瞪大眼睛驚訝地問: 「妳幹嘛要洗那些碗盤呀!難不成妳還要把碗盤帶走?」 母親不好意思笑了笑說: 「啊!我這是習慣性的動作嘛!我忘了我們是要逃難。」 孩子們為母親的動作及她說的話都跟著笑成一堆。 父親只是苦笑了一下道: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出門了。」 母親趕緊把堆在一旁的包袱一個一個提起來,然後說: 「清華,這個是你的;曼華,這個是妳的;建華,這個是你的。你們三個的包袱裡有你們的換洗衣服,還有就是課本及文具。」 烤肉食材清華、曼華及建華把母親交給他們的包袱斜揹在肩上後,母親關心地問道: 「你們覺得重嗎?」 三個孩子齊搖頭說: 「不重。」 母親把最大的包袱也揹在自己的背上,那包袱裡裝的是自己及另外三個孩子的換洗衣物,加上一只裝著房契、地契的小皮箱。然後她抱起春華,由父親提著皮箱,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出那個住了將近一年的屋子。母親走在隊伍的最後面,她依依不捨地回望了它最後一眼。 臨出門前,父親低聲地告誡眾人: 「出門後就不要再說話,走路時也要把腳步放輕一點,不要驚動到別人。知道嗎?」 眾人都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室內裝潢  .
創作者介紹

Michael Jac

rrdquzg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