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日上午,秦疆駕校鳳城六路招生報名處大門緊鎖,門上貼著的《告學員書》稱,因總校阻礙暫停工作 華商報記者 黃利健 攝
  秦疆駕校鳳城六路分校紅色的大門被兩把大鎖鎖了起來,從門縫裡可以看見滿地落葉,院內停放著一輛教練車。連日來,這裡成了230餘名學員的一塊傷心地,他們被通知停練已20多天。什麼時候恢復訓練,駕照能否拿到都是未知數。
  交了4180元學費 才練幾次車就停了
  小雨(化名)是一名外地人,她在秦疆駕校鳳城六路分校學車。小雨說,駕校工作人員告訴她,戶口不在本地,學費是4180元,除過體檢費,不再收取任何費用。工作人員說,每天上午8點,駕校教練都會在鳳城六路分校接學員,學完後再送回來,小雨覺得挺方便,就報了名。
  可國慶節過後,分校就通知“放假10天”,10天到了還是沒通知練車。不久之後,學員們在分校大門上發現了一份《告學員書》,“因秦疆駕校總校惡意阻礙鳳城六路招生報名處(分校)一切工作,導致工作無法開展,無奈之下暫停工作”,告知書上還留了4個電話,分別是秦疆駕校辦公室、駕校法人代表陳彪、西安市交通局駕培行業管理處及車管所的電話。
  “交了4180元,總共只練了七八次車,說停就停了,學員們該咋辦啊。”小雨說,他們這批學員因此建立了微信群,相互溝通,尋找解決方案。
  分校:總校讓學員交500元 總校:沒收過也沒讓交過錢
  10月28日,華商報記者見到了秦疆駕校鳳城六路分校負責人陳根信。他說,分校共招收學員230餘名,分校與總校的矛盾主要是因為“500元的考試費”。
  “9月份的一天,總校安排人給我帶話,讓每個學員多交500元的考試費,我告訴他們,報名時已告知學員,不再收費,這500元怎麼給學員提?如果交了500元保過也行,如果過不了,把錢退給學員,但總校不答應,就僵在這兒了。後來,總校不給分校開收款收據,也不給分校招收的學員報名考試,我們只好關門。”陳根信說。
  但對於500元考試費的事,總校的法人代表陳彪卻予以否認,“我沒收過(錢),也沒讓他交過(錢)”。而在總校交給西安市交通局的一份發給分校的《告知書》上,把問題歸結到“私自將加盟總校的車輛二次轉包經營”,所以“暫停新報學員受理”。華商報記者註意到,這份《告知書》的落款日期為2014年9月25日。
  陳根信說,他和他的工作人員沒收到這份《告知書》,不知道市交通局是怎麼收到的,他也不清楚為什麼《告知書》不送給告知對象,卻送給官方。在華商報記者向陳彪詢問此事時,他稱“《告知書》是通過網絡傳過去的”。
  在學員們的微信群里,大家對兩方的說法都不耐煩,“我們只是向秦疆駕校交了費,至於你們內部有什麼矛盾,與學員無關,我們要學車,要考試,要領駕照”。
  分校負責人:不清楚這個處理方案
  230餘名學員的權益如何保障?西安市交通局相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據他們瞭解,“秦疆駕校是一個合法駕校,手續齊全,分校和總校屬於聯合辦學的性質,辦學屬於市場行為”。10月28日,該負責人向華商報記者通報了處理方案,分校招收的230多名學員中,已有105人到總校報名,現在正在考試,這批學員將由總校接管,負責至拿到駕照;2014年9月25日前(總校公告落款日)所招收的學員,將進行收費確認後,由總校負責培訓;9月25日後招收的學員,敬請報警。
  總校法人代表陳彪說自己知曉這個方案,105名學員的學費分校轉給總校了,他們負責到底;9月25日前招收的還有很多人的費用在分校,並沒有轉到總校,“雖然這部分學員是秦疆駕校的學員,但錢不是我收的,誰收的錢找誰要,如果要退錢也找收錢的人”;9月25日之後報名的,總校配合學員報警。
  但分校負責人陳根信說他並不清楚這個處理方案,因為沒人向他通報過,他“不會不管學員,目前先放放,看總校咋辦”。據瞭解,230多名學員此前全部由分校提供車輛和教練進行獨立培訓。
  截至昨日傍晚6時,學員群里的人都表示沒收到任何繼續培訓或退費的通知,“230多名學員,交了數十萬元學費,現在卻沒法學車,非常冤枉。”學員們說,他們正在商討進一步的維權方案。
  華商報記者王衛平
  (原標題:駕校關門20多天 230多名學員學車難(圖))
創作者介紹

Michael Jac

rrdquzg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