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無座票與座票同價,卻難以享有相應的座位服務。昨日下午,廣州市民雷闖和其朋友因此依據《合同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狀告廣深鐵路股份有限公司。據悉,廣州鐵路運輸法院當場立案,該案定於3月6日開庭審理。(1月22日《南方都市報》)
  火車票站票與硬座同價,從任何一個方面說都不具備合理性。但這樣的不合理卻一直延續至今,儘管每年春運都會將這樣的話題提升到一個輿論關註的高度上,但問題依舊懸而未決。要改變這樣的困境,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嚴格按照法律的規則行事,更需要像雷闖這樣較真的公民。從雷闖和朋友購買車票的票額上看,不過是85.5元的全價車票,而如果半價的話也不過是42.75元,而這樣的實際卻是每個人應該維護的合法權益,如果自己不能夠拿起法律的武器去維護的話,只能讓不合理繼續存在,而侵害的卻是每個人的利益。
  較真,每個人都會,但不是每次較真都有理有據。火車票的站票和硬座同價,按照道理上,消費者購買了相同價格的服務卻沒有享受到響應的服務,這不合理;而按照《合同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消費者付出相同價格理應獲得一致的服務,否則就是違法行為,這樣的違法行為不能夠因為任何特殊的理由而變得合理。雷闖能夠將鐵路公司告上法庭,這樣的較真目的是維護自身的權益,而這樣的舉動又是有著法理依據的,同時,這樣的舉動更是為每一個權益受到損害的消費者提了醒。既然自己的權益受到損害,那麼,唯一的解決途徑就是較真,而較真的基礎需要建構在法律的基礎之上。
  在站票和硬座同價的問題上,其實有兩個攔路虎,一個是消費者的搭便車心理;一個是鐵路的壟斷地位。在消費者的搭便車心理上,人們會覺得,如果別人通過合法合理的渠道進行訴訟,爭取到站票半價的結果,那麼這樣的結果無疑更是會惠及到每一個人,所以就不用如此較真地去維護自身權益,只要等著別人去維護就可以。而在鐵路的壟斷地位上,由於壟斷,就有一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讓其不合理更具備霸氣。而爭取將這樣的不合理進行改觀的話,必須認識到這兩個攔路虎,然後各個擊破,才能讓不合理的政策銷聲匿跡。
  著名學者胡適曾經說過,爭取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為國家爭權利,爭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如果這樣說的話,雷闖狀告鐵路部門,錶面上看是維護自己的權利,為了爭取站票和硬座不同待遇的結果,但在實際的效果上,這樣的公民意識更是一種光芒的閃現,它至少能夠告訴人們,在合法合理權益的邊界上,如果自己不付出,只希望搭便車,那隻會等來悲傷的結果,而自己不努力,更不會有任何的改善。所以說,像雷闖這樣狀告鐵路部門,說是較真可以,但這樣的較真卻恰恰是一種稀缺資源,需要整個社會挖掘。
  文/王傳言  (原標題:推動站票半價需要像雷闖這樣較真)
創作者介紹

Michael Jac

rrdquzg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