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 俊
  早幾年,《小草》這首歌很流行,我也很喜歡唱。“沒有花香,沒有樹高,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
  前幾天到小區去鍛煉,我見到了那棵無人知道的小草。春風吹綠了它,陽光照耀了它,但河流、山川沒有哺育它,大地母親也沒有把它緊緊擁抱。因為它生長在一根離地一尺多高作為路樁的白鐵管子里,扎根在管子內一小撮泥土之中。
  不知道這棵小草的種子是如何飛到這根白鐵管里去的。是風吹進去的?還是小鳥叼進去的?草籽,風吹便飛,鳥叼便走,作為沒有定性的存在,常被人們用來形容無法掌握的東西。然而,這攥不住的種子,隨遇而安,為了嚮往陽光,為了達到生的目的,無論生存條件怎樣惡劣,只要有一點泥土它就能生根發芽,它的長勢,一點也不遜色被大地母親緊緊擁抱的“伙伴們”。在小區的偏僻處,它樹立了一尊生命禮贊的“雕塑”。
  我是個截癱病人。截癱病人由於病情嚴重,病期無限,逐漸被邊緣化。走過一個殘疾人崎嶇、困苦的痛楚之路後,留下一個殘疾人披荊斬棘、悲歡交加的人生履痕。我想說的心裡話是:我應該跟那棵小草一樣,儘管它遠離“伙伴”,但它仍舊頑強生長。殘疾使我處於弱勢,但並不影響我生命的質量,我始終與健全人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競跑,只有殘疾的淡化,才有人的崛起。正如一位哲人所說:生命不過是手中的弓,而你的生命意義和價值是那支被你射出的箭。
  我喜歡這株小草,為它立此存照!  (原標題:小草情懷)
創作者介紹

Michael Jac

rrdquzg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